返回
藍谷文化 用衛藍大愛書寫企業公民的社會擔當

段立飛:研發不是完成工程,而是創造藝術品

發布時間: 2021-10-21

職責:N61項目產品總監,負責整個項目技術方案的把控、項目進展及質量問題的推進。


2020年的4月8日起,到今年夏天,我一直在鎮江工廠。一年多,回去的時間很短,最長的時候要一個月才能回去。我家小女兒剛滿月,每次回家看她都會有一個新的變化,一開始她還躺著,后來會坐著了,再后來會說話了,慢慢地會走了,最近一次我回去她會叫爸爸了……每次回去都感覺她變化很大很大。


其實,極狐阿爾法S這款車也像我的孩子一樣,從最初的方案、造型,到現在展現在所有人的面前,我見證了每一個細節、每一個方案的實現和誕生。


從最初的造型階段到最終的生產導入,我們克服了很多前所未有的困難。舉個例子,我們打開車門,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極狐一米長的車機屏幕,2018年我們做方案的時候業界沒有這么長的屏幕,當時最高生產能力是800mm,可以說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讓我們參考。為實現這一創新設計,我們走遍屏幕生產制作所有工序的供應商,與伙伴們一起見證了技術難度一點點解開,最后能做出來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開心!


iShot2021-10-21 10.31.47.png


創新很難,但是突破了就會很有競爭力。如果你不去創新,你還是你,如果你不挑戰,你永遠是站在第一梯隊第二梯隊之后的。


我一直說汽車是美和工程的結合,一個沒有美的工業產品,會有生命力嗎?用戶對一臺車的喜愛一定是始于顏值,忠于性能。對一臺車來說,造型是一個很藝術的東西,它不會考慮工程;而工程就是要求所有的邊邊框框去滿足制造、工藝、生產、沖壓模具等工藝要求。造型和工程彼此打磨融合的過程是非常痛苦的。


像雷達、攝像頭的布置,對車的造型破壞非常大。因為它有角度和布置的要求,所以我們在初期就不斷地和造型打磨設計,每移動一毫米造型就隨著設計做同樣的微調。我們在這點真的下了大功夫,做多輪次的模擬仿真,實現最終造型和布置融合一體的感覺。


iShot2021-10-21 10.32.36.png


在當時我對方案的執著追求和工程師的嚴格要求,好像我們是對立方,不斷把他們逼到墻角,現在他們會覺得和我一起工作有追求,因為我們有共同的目標:我們不僅要一個工程,也要打造一個藝術品。


薄荷銀這個顏色是極狐阿爾法S的專屬顏色,也是一個非常獨特的顏色,它能展現給人不一樣的感覺。這是我們在北歐的森林提取到的顏色,陽光透著薄霧照在了初春挪威森林嫩綠色的枝葉上,透出層次比較豐富的視覺感受。我們根據這個畫面和這種顏色,提取出薄荷銀這種顏色。


iShot2021-10-21 10.33.12.png


我們一直說ARCFOX極狐是公司品牌向上、產品向上的一個起點和開始。隨著兩款車的投入,整個市場對我們品牌有了空前的關注度。我們把ARCFOX極狐定義為高端電動車品牌,賦予了“做得更好,做得更長久”的期待。因為我們對于技術、對于美,對于工藝和質量的追求是更高的,所以我們會走得更遠,走得更穩。


东热激情 耻さらし ぶっかけ特集